虫桑

上一篇 下一篇

艺术家和AI(一发完)

*梗来自基友 @一只秋昆er
*全篇埋了点梗,有人发现吗?

【落魄的艺术家捡到破旧的AI,艺术家终日沉迷于艺术,但是如今的所有文学产品都由AI创造,因此贫困潦倒的艺术家只得居住在垃圾场外。这就是故事的开头了:艺术家遇见了一个AI。】

AI曾经是个好AI,当然不是说它现在不好,只是在日新月异的AI市场上它已经落伍了。

被时代所抛弃的艺术家和AI,遇见了彼此。

艺术家穷得连水都喝不起,但总会用他所能得到的最好的东西去换画笔颜料,他在穷苦中实现自己的天赋与灵魂,他是李白,也是徐渭。
可AI不懂这些。

AI的数据库里,只有利益最大化,在AI看来,应该换得食物和衣物,一种让人填饱肚子,一种让人不受风寒。
艺术家听了,摇了摇头。

艺术让我的灵魂不再饥饿,让我的精神有了铠甲。艺术是我的生命之火,欲望之光。

算了,你又不懂,和你说这些干嘛。

艺术家转过头去,描绘着头顶的星空。
AI亮着冰蓝的灯,那是它的“眼睛”,这个奇怪的人类男性又在耗费自己的身体能量做没有意义的事了。

它不担心人类的生死,也不是怕人类死后的自己没有了能量供应。AI只是觉得奇怪而已。
它生来就是这样冰冷冷的样子,金属的外壳和精密的线路,是最普通的万千AI中的一个。可如今它靠在破烂的土墙,看着眼前胡子拉扎的人类,看他做着毫无意义的事情。

躯壳内部似乎传来了电流声。

艺术家整日画画,到后来到了疯魔的地步,不吃不喝。
尽管艺术家说艺术让他脱离尘世,可AI还是知道他仅仅不过是个人类而已。

而人类都是脆弱的物种。

他会死。AI的数据库反馈给了它这样的信息。

可万物都是要死的,AI想,就像风会消散,云会流走,日月星辰会停止运转,然后某一天整个宇宙都会成为一颗尘埃,直到新宇宙的出现。

可这个人类会死。
他不会再说话,不会再动笔,不会笑,不会哭,他的脸色会变得僵白,肢体变得冷硬,最后化作一堆废肉残渣,终于消逝在天地间。

咔滋。
电流声响起。

可AI还是AI,它不会因为人类的决定而自行行动。所以它只是看。

看艺术家裸露出的一小截手臂,看他微微下垂的脖颈,看他整日沾染画油而黝黑的指甲。
看他画画。
AI想,画的好看吗?

他不知道,作为一个赴日艺术类的AI,它的数据库里没有“鉴赏艺术”的功能。

但它也没有发现,它会“想”了。

而之前,没有哪一个AI拥有“想”的功能。

艺术家画画的第七天,他的脸色枯黄,手掌微微颤抖,但眼睛却亮的可怕。
AI站在一旁,想起AI处理中心的大火炉。
也是这么亮,亮的似乎要把这个世界烧光。

他终于是要死了。AI想着,它“想”的时候越来越多了,这意味着什么它并不知道,AI现在只知道一件事---那个人类正在走向自己的火炉。
AI静静地站了一会,转身离开了。
咔滋咔滋咔滋咔滋咔滋。
系统无法运转。

过了一会---准确来说,是两个小时三十分零七秒---AI单手拖着口袋,另一只机械手臂被它卸给了店主,那是它身上最值钱的部分了。

用自己的,不可替换的手臂,换取了一袋劣质的画笔和颜料。
这是违背机器人规则的事情。

可它就是想做。
…它又在“想”了。

AI走到艺术家的旁边,冰蓝的机械眼看着艺术家放大的瞳孔,人类的和机器的,可人类眼中的光已经不见了。

艺术家死了。
死在自己的火炉里。

机器人转了转自己的头,把口袋吊在脑袋上,仅剩的一只手拖着艺术家的尸体来到一片空地。
那是艺术家画画时最喜欢的地方。

AI动用能量挖了个坑,把艺术家抱了下去。

躺在土里的人类看起来很奇怪,AI想。于是它又把一口袋的工具放在了艺术家的旁边。
艺术家的手里还死死攥着画笔,机器人摸了摸粗糙的画笔,笨拙地从坑中爬了出来,把艺术家的画拿了过来。
是倾注了艺术家的灵魂与生命的画。
或者,艺术。

AI当然还是看不懂,可它想应该会很好看。

他最后把土填回坑里,走向远方。

那是黎明初生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评论
热度(5)
©虫桑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