虫桑

上一篇 下一篇

【瓶邪】思甜(超短一发完)

*国际惯例,OOC是我的

*带花秀玩

*地狱期末结束,失踪人口回归复健系列

*全靠吴邪脑内活动支撑的短篇

小花和秀秀的孩子出生于初夏。

是个可爱的女儿,小花天天在朋友圈晒他的宝贝小公主,言语里满满都是骄傲得瑟,作为他和秀秀的死党,我特地和小哥去了趟北京,终于见到了我名义上的干女儿。

小小的软软的,被养的圆嘟嘟胖滚滚,又白又嫩,像个糯米团子。

我一个大老爷们在一旁看着小朋友吐梦口水,心软的不得了,一瞬间就明白了小花的心情。

恨不得捧着宠着,一辈子就那么惯着。

我问小花,“我女儿名字取了吗?”小花扔过来一个软布娃娃,“那是我女儿,想要和你家小哥自个生!”说着他笑了,告诉我说就叫思甜,小名甜甜。

解思甜,忆苦思甜。

我不由感慨,所有的恩怨都在我们这一代结束,一路的苦涩总是无可避免的,但好歹我们的下一辈会有着正常人的生活,日出日落,过完普通的一生。

我和小花低声说着话,小哥就站在婴儿床边,我余光瞄着他在看着睡梦中的小姑娘,神色放缓。

我和他是不会有孩子的,张家那边一直企图塞个小孩儿过继到他名下,我也旁敲侧击过。那天我试探的问他想不想有个孩子,他抬眼看我,摸了把我的脸,摇了摇头。

我以为是不愿意的意思,当时就想没有孩子就算了吧,两个人一起过着也没有什么遗憾。

可现在我才发现,这不一样。

新的生命总会改变一个人的。一个柔软脆弱并依赖你的生命,就像初夏的风,暖暖向阳。

我能给他的很多,而一个代表生命延续的孩子却能带给他我所不能给的。

晚上在酒店,我问他,“小哥,什么时候咱们去张家看看吧。”

他正在擦头发,闻言看向我,罕见的犹豫了几秒,但还是摇了摇头。我好笑,接过他的毛巾,“不用担心我,你看甜甜多乖,再怎么说也得让小花像咱俩一样封十几年的红包啊。”他安安静静地任由我给他擦头发,乖的不得了,我也稀罕的不得了,说完直接亲了他一口。

他没有再说话,我知道这是同意了的意思。

我琢磨着明天给张海客那家伙打个电话,昏昏沉沉中抱着小哥就睡着了。

梦里有个甜甜的小姑娘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END

评论
热度(41)
©虫桑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