虫桑

上一篇 下一篇

【瓶邪】说说身边的大佬和事

【与邪书】
@予邪书_2018
时间组•11:35

问题描述:乡下人进城,大家摆下龙门阵让我开个眼界呗

王大盟    西湖边上打工仔

第一个就想到了我老板。

老板算是很牛逼的一个人了,但我每次看着圈里人对他一口一个尊称,总是忍不住想抽根烟,对他们说一句,too young too simple。

对于一个看着自家老板从菜逼成长为大佬的打工仔来说,这滋味不要太酸爽哦。

老板现在是个大佬,由“你的朋友圈决定你”这句话可以推出,老板的朋友也是大佬。

成打成打的那种,24k黄金。

可以说老板的朋友加上老板就代表了我们行业里的金字塔顶层。

但我老板是最牛逼的。

因为这些大佬中,一个是他师父,一个是他铁哥们,一个是他童年好友,还有一个,是他男朋友。

老板整天被一帮子牛逼哄哄的人宠着哄着,团宠地位妥妥的,特别是老板前几年受了不少罪,身子骨不好,金贵的药材可以说是一车一车的往他隐居的地方送。我偷偷查过,老板的一味药几克就抵我半月工资,而这药老板一日三次不停【拜拜】

最宠我老板的应该还是他男朋友了。

前几天我老板他们回杭州待在铺子里,这几年杭州越来越热,铺子老,没有空调什么的,再加上为了格调大风扇几乎不可能摆出来,所以我平时守铺子都是自带上电池的小风扇,吹一点凉风都觉得舒服的不得了。

我老板他们回杭州的时候我在外面替他处理其他事,匆匆忙忙赶回杭州的时候地上都是冒着烟,我提了个瓜往铺子方向走,一路大汗淋漓,边走边琢磨要不要磨一下老板让他给铺子安个空调,这鬼天气没空调谁来你铺子里看东西啊。

我刚刚跨进铺子内院,就瞅见老板男朋友,我一般都叫张爷,搭个小马扎拿着大蒲扇,一下一下的给躺椅上的老板扇风。

这天都快把人热成油了,老板他俩还在大院子里呆着,我也搞不懂老板是怎么想的,可能这就是成功男人的秘诀吧,张爷也惯着我老板,老板又想待在院子里又嫌热,张爷的就专门找了把蒲扇给老板扇凉。张爷手劲大,风扇起来也大,尽管我不是太懂扇的风也是热风有什么好扇的,后来胖爷告诉我那是爱情的风,人热心凉。

单身狗不是很懂你们这些基佬。

张爷听力超群,我估计我刚进铺子他就听到了我的脚步声,看见我进来也手都没动一下,用眼神示意我把瓜放到一旁,就继续转过头看我老板去了。我感觉自己就像古时候打扰皇上和他爱妃恩爱的太监总管,还脑袋秃秃,光的发亮。

我走出去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老板撑着躺椅,整个人往前半靠在张爷怀里,还吧唧一口,响的我都怀疑是专门给我听的,然后张爷就这么半抱着老板(说实话老板那姿势像无尾熊似的)另一只手拿着瓜的根茎,提步上了楼。

…至于后来他俩在楼上干了些啥我就不知道了。

2月17日更新

大家都想看老板和张爷的故事,那我就从头开始慢慢给你们讲吧,反正摸鱼也是摸。

我是03年左右毕业出来跟的我老板,那个时候老板有个西湖边上的铺子,专门宰外国人和游客,我就每天守在铺子里招呼客人,淡季的时候就玩玩扫雷。那个时候老板也还是个小年轻,和我差不多大,大学毕业后嫌累就继承了家里的铺子出来单干,虽然每个月收入没多少,但好歹清闲自在,每天搭着张凳子看他的收的拓片,我就在一边玩扫雷。

哎,现在想起来真是嫩的出水的岁月。

老板家里祖上从事的是比较危险的工作,作为三代中的独苗,老板家里人都避着他不让他接触,可后来有一次,老板兴冲冲地跑回来拿了钱搜罗了一堆装备,跟他家里人,也就是他三叔出去了一趟,回来后给我说认识了个特牛逼的家伙,据说在他们那一行算是周杰伦一样的存在,搞得很长一段时间老板一提起他我就自动带入周杰伦的脸。

对,那个特牛逼的“周杰伦”就是张爷。

后来老板也陆陆续续出去了好几次,每次回来都带着伤,我看着都疼,可老板说了,如果没有小哥(就是张爷),估计人都没命了,受点伤是男人英勇的勋章。一次两次老板这么说还好,三次四次五次六次不知道多少次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了。

一个高岭之花型的大神级人物,每天勘察多忙多累,还得时时刻刻关注一个菜鸟愣头青,看看他是不是又伤着了又不见了又惹事了,这换个性别不就是我妈最喜欢看的八点档嘛!

我大概记得当时我就琢磨着试探地问了问老板,“哎老板,你说那小哥救了你那么多次,你是不是该以身相许阿?”

老板很明显一愣,随后就是一个大耳瓜子,“滚你娘的,开玩笑还开到我身上来了。咋的,不许人家东北人活雷锋啊?”

老板的态度太过耿直,那时的我也太过单纯,没想太多,打了个哈哈也就过去了。

后来老板的好兄弟胖爷知道了这事,拍了拍我肩膀,说,“盟盟啊,你是不知道你老板,那个时侯又傻又纯,被人骗的团团转还冲人摇尾巴,如果不是我和小哥时时刻刻看着,估计早就被做成狗肉火锅咯!”胖爷掰了瓣瓜,继续说,“也就那小子傻乎乎的以为小哥是个东北活雷锋,哪家的活雷锋整日放着正事和花姑娘不干,瞅着一个带把的呢?也就小哥,人家一只眼睛勘探,一只眼睛看你老板,心都挂在人身上,明眼人都看出来了,就你老板天真无邪还以为是兄弟两肋插刀…”

剩下的胖爷没有继续说,我自个补上。

“其实人家是想插你。”

咳咳扯远了我继续说。

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,我一个打杂的不是很清楚,就知道个大概,就是张爷代替了老板去做一件特别危险的事情。

我还记得张爷那天找老板告别的时候,老板不在铺子里,张爷就直接放下他的包,翻老板的拓片,看了一会老板回来了,张爷转身看见老板的那一刻的眼神我现在都还记得。用现在小姑娘的话说,就像是看见夜里的星星,一下子眼睛就亮起来了。

妈的好酸不行我缓一下。

之后的事情我就不是很清楚了,但是老板一路追着张爷到了东北那边,但还是一个人回来,整个人回铺子的时候精神都不太好,当时把我吓得以为铺子要被回收了,后来才知道是张爷走了。

张爷一走就走了十年。

老板这十年变化很大,从前老板整个人都是轻松松的,心里也是空空的装不下事,就像胖爷说的,像狗崽一样乐乎乎。可张爷走后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看起来表面上还是那个老板,可就是觉得他的心是飘的。又过了几年老板去了西藏,回杭州我见到他的时候,就觉得像变了一个人。

不是说变瘦了变黑了,就是感觉老板的眼神不对,亮的可怕,就像是在计划着什么。

之前不是说张爷替老板去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吗?老板发现一切的都是张爷家族的仇家搞出来的鸡巴卵事,就决定要把那家给一锅端了。

计划很复杂,我的智商无法理解,而在那期间我也做了一件对不起老板的事情,虽然那个时候的老板已经不在意这些了,尽管我现在还是帮老板做事,但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有点心虚和愧疚的。

老板集结了上面提到过的各位大佬,花了很大的代价结束了一切,然后把张爷接回来了。

从此他俩过上了臭不要脸的基佬恩爱生活

【笑容逐渐空洞】

2月21日更新

才把铺子里的一些事解决了,这几天很忙没有登知乎,发现大家有很多问题,我集中解释一下吧。

1.不是编的故事,一切都是真的_(:з」∠)_我还没那编故事的智商XD

2.无法爆照,首先我没有照片,其次爆了张爷的照老板打死我怎么办。但可以给你们描述一下,张爷和老板都属于白白净净的那种长相,但老板就是文弱的读书人的那种,张爷就比较硬气,俩人都特别有味道,都是一米八的帅汉子(我也很帅)。

3.关于铺子,emmmm就是西湖边上的一个普通铺子,欢迎大家来照顾生意啊!多点关心多点爱!

4.张爷不是去蹲局子!不是!不是!不是!具体去了哪里待了十年…你们就当张爷当魔法少女去了另一个世界吧(希望老板不要看到这一条)

5.关于老板的身体。em其实老板的身体就是张爷走的那几年搞坏的,整的张爷回来后人的不好了,十年前还白白胖胖的五花肉小男朋友怎么变成排骨了?健康也被折腾的差不多了,张爷一看不行啊,立马搞药方弄药给我老板补,之前的一大卡车药材至少有一半都是张爷依仗他家的势力调过来的。调养了这么几年老板算是好的差不多了啦,谢谢大家的关心,我觉得我的黑心老板还是能活个几百八十年的。

6.关于行业。佛曰,不可说。总之比较危险。灰色领域吧。

3月7日更新

好久没上发现我这个都是第一了诶,莫名激动哈哈哈哈,那就再给你们喂一波老板和张爷的狗粮好了!

前几天是老板生日嘛,大家伙就凑在一起商量着给老大过个欢欢喜喜热热闹闹的生日,可老板人懒啊,就说和张爷胖爷一起待在村子里(他们隐居的地方),大家凑一桌就够了。

所以老板生日那天,我载着大家的礼物一路颠簸去了村子。

一屋子里全是大佬,我个打杂的连递烟的资格都没有,老老实实放下礼物准备说句好话蹭顿饭就走。可能是来时路上红牛喝多了,有点尿急,我就跑到屋子外面的小林子里准备就地解决一下,结果刚准备拉裤链就听到沙沙的树叶响声。

我老板和张爷,两个厚脸皮的狗男男,躲在小林子里,亲嘴嘴。

呸。

我还小鸡鸡呢。

老板他们亲了多久,我就憋了多久,凭张爷的牛逼肯定发现了我在这,但人家现在正亲的欢,不想搭理我,如果我作死,估计下半辈子就要和我的小兄弟say goodbye了【生无可恋.jpg】

蓝瘦,香菇。

为什么我会有这么一个老板和这么一个姑爷。

他俩亲完后就走了,我还听到老板问张爷的一句话,太辣耳朵必须让你们也听听。

“今晚上用螺纹怎么样?顺便换个西瓜味的。”

我这辈子都不想吃西瓜了,黄瓜也不想。

8月17日更新

一晃都有半年了啊。谢谢各位关心,老板和张爷都很好,都成狗粮批发户了。

咦,老板,你什么时候来的我什么都没dvbjhdxgusscbjkhgttuikngdqqxxvjikmbfdfgjbvcfgghhh

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END

评论(2)
热度(200)
©虫桑 | Powered by LOFTER